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毒液諸天 > 第56章 氣瘋的國王
    尤利西斯變化成老國王的模樣,來到儲存震驚的倉庫處,兩個門衛看到國王到來,不敢怠慢,忙上前拜見。

    “國王陛下,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去休息!到這兒來了?”這兩名門衛并不清楚今天發生的事情,對國王只有尊敬和崇拜。

    “你們辛苦了,我要去倉庫拿一些震金,最近蘇睿研發了一件特別的武器,需要一部分震金材料,我閑來無事,就親自來幫他拿來。”尤利西斯偽裝的老國王很是淡定的解釋起來。

    “原來如此,蘇睿公主真是聰明,又有了新的發明,將來一定會成為我們瓦坎達最偉大的科學家。”護衛說話時一臉的崇拜,沒有絲毫作假,最初為公主的崇拜顯然不是偽裝的。

    “是啊,我也這么覺得,相信將來蘇睿一定會讓我以有她這么一個女兒而感到驕傲的,現在把門打開吧,對了,待會里面無論出現什么動靜你們都不用在意,也不要讓人進來打擾到我,知道了嗎?”

    “遵命!國王陛下!”兩名守衛雖然心中滿是疑惑,可是國王吩咐了他們不敢不聽,連忙保證道。

    就這樣尤利西斯大搖大擺的走進倉庫,然后把門關好。

    當尤利西斯看清倉庫內部的情形時,差點把眼睛瞪出來,只見倉庫中擺放著一個個巨大的玻璃柜,柜子里是碼放得整整齊齊地振金玻璃管,里面裝的自然是震金,肉眼可見的范圍之內便有上萬管之多。

    尤利西斯計算了一下是震金的價值,每一管震驚的價值接近一億美金,一萬管也就是一萬億,只要得到十分之一,身價就超過托尼·斯塔克了。

    因為一下子面對如此多的振金,尤利西斯心中產生了一種把它們全部據為己有的沖動,這可是上萬管振金,價值一萬億美元,尤利西斯這輩子都不用為錢發愁了。

    不過很快尤利西斯就把這股沖動壓了下來,因為他想到了自己如今的處境,連命都不是自己的了,再多的錢有何用?還是老老實實的完成任務再說吧。

    尤利西斯很快來到倉庫對深處,大體計算了一下,發現這些震金大約有十幾萬管,只需1%就能變成世界首富。

    尤利西斯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激動,然后從懷中摸出五六顆膠囊,按響之后丟了出去,然后隨著一陣砰砰聲響起,一個又一個的超大型集裝箱出現在眼前。

    這倉庫處于山洞深處,隔音效果非常不錯,守在外面的門兩個門衛只是隱隱約約聽到一點響動,雖然有些好奇,不過想到國王交代的命令,他們也沒有特別的想法,只是老老實實的守在門外。

    接下來尤利西斯開始裝載震金,身體轉化成機械形態,力量倍增,將一個放滿了震金的架子舉了起來,裝入集裝箱內,然后第二個。

    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尤利西斯才把五個集裝箱全部裝滿,然后按了一下集裝箱后面的一個按鈕,又是一陣砰砰聲,五個集裝箱重新化為小小的膠囊。

    即使五個集裝箱已經滿滿的,可是所裝的仍然不足不到倉庫當中震金總量的三分之一,尤利西斯心中有些可惜,不過卻也沒有太過留戀,把膠囊藏好之后離開倉庫,然后向培育心型草藥的地方而去。

    頂著老國王的皮膚,尤利西斯一路暢通無阻,很快來到一棟輝煌的建筑前,整棟建筑就好像是從石壁中摳出來的,大門高有十米,兩側各有一只烏黑的豹子雕像,栩栩如生。

    這里自然是瓦坎達的圣地,黑豹女神圣所,同時也是心型草藥的生長之地。

    “拜見國王陛下!”圣所的守衛比震金倉庫還要森嚴,門口處是兩男兩女,四個手持震金長槍的黑人,看到國王連忙以拳擊胸行禮。

    “你們辛苦了,我要進圣所一趟,對了大祭司在嗎?”

    尤利西斯已經打聽清楚哦,負責心形草藥培育的正是大祭司祖歷,如果阻歷在的話,他還得費一番手腳。

    “大祭司已經去休息了,需要我們去通知他嗎?”

    “不必了,我只是來查看一下心型草藥生長如何,不用打擾大祭司休息。”

    走進大門之后,經過大殿,后面是一條兩米多寬的石板路,從尤利西斯腳下延伸而出,直達一處圓臺盡頭,尤利西斯一直向前走,沒過多久一個花圃出現在眼前,花圃中就生長著綠藍紫相間的心形草藥,綠色的是葉子,藍色的是喇叭口花瓣,紫色的是心形果實。

    這里身處山洞之中,多年不見陽光,可這些植物莖葉還這么綠油油的,這心形草藥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經植物!

    想起心形草藥的強化作用,尤利西斯有種服一顆的沖動,可是他不知道吃下心形草藥之后,強化過程中會不會陷入沉睡,會不會有什么痛苦?最后還是沒敢動手。

    尤利西斯再次拿出一顆萬能膠囊,變成集裝箱,然后調整了一下里面的溫度濕度,跟同圍的環境一模一樣,然后兩只手臂變形,成了兩張鐵鏟,開始挖掘心型草藥。

    時間不知不覺中過去,為了防止損傷心形草藥,尤利西斯挖掘的速度不敢太快,只能慢慢來,半個小時的時間才挖掘了是四分之一。

    “唉,真是好累呀,我實在不適合做這種精細活。”尤利西斯嘆了口氣,他實在有些煩了,不過楊簡交代下來的任務,他又不敢不做,只能忍著不耐,繼續做農民工。

    尤利西斯不知道就在此時,黑豹女神圣所外又來了一個人,當他走到大門外,立刻有一名護衛上前行禮。

    “大祭司,你也來圣所查看心形草藥的生長情況嗎?”

    “是啊,新型草藥至關重要,我想多看看,另外我打算讓特查拉王子提前服用心形草藥進行強化,咦!不對,你剛才說‘也’,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人來圣所查看心形草藥嗎?”

    “國王陛下也來了,已經進去半個小時了,本來我們想通知你的,只是國王陛下不讓我們打擾你休息。”

    “奇怪,國王陛下為什么到這里來?難道他跟我想到一塊兒去,想要讓特查拉提前服用心型草藥來強化。”

    按理來說作為瓦坎達的王子,特查拉現在還沒有資格服用心形草藥的,要等他繼任國王時才可以服用,讓他在王位挑戰賽上,面對其他部落勇士的挑戰可以增加勝算。

    可是艾瑞克的出現讓祖歷不得不做出改變,必須要想辦法增強自己這邊的勝算,想來想去祖歷決定做出改變,提前讓特查拉服用心形草藥,增強他的實力,這么一來萬一老國王戰敗了,特查拉可以王位繼承人的身份挑戰艾瑞克,算是一個后備手段,所以祖歷才會過來查看心形草藥,為接下來的強化做準備,卻得知老國王也來了,本能的認為兩人想到一塊去了。

    “天啊!國王陛下!您在干什么?”

    一聲刺耳的驚叫聲忽然在圣所中響起,大祭司祖歷力目瞪口呆的看著在心型草藥苗圃中忙碌的老國王,渾身沾滿了泥土,一副老農的樣子。

    當然形象這些東西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國王在破壞他們瓦坎達的秘寶心型草藥,這種行為簡直是罪該萬死。

    尤利西斯頓時僵在那里,傻傻的轉過頭來,甚至忘記了把雙臂變回來仍然保持著鐵鏟形態。

    “我說我這是在給心形草藥松土,你信嗎?”尤利西斯好不容易才冒出這么一句。

    “不對,你不是陛下,該死的,你究竟是什么人?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闖入我瓦坎達的圣地。”

    正所謂一起分過贓,一起扛過槍,祖歷和老國王并肩作戰過,一起弄死恩喬布王子,然后一個成了國王,一個成了大祭司,也算是一起分過贓,人生四大鐵占了兩個,兩人有關系密切,彼此再熟悉不過,再加上尤利西斯那明顯不是人類能夠擁有的的雙臂,一眼就認出了不是老國王。

    大祭司把手摸向掛在手腕上的一串珠子,在這一瞬間瓦坎達的報警裝置閃爍起刺目紅光,還響起了刺耳的警鈴聲。

    這可把尤利西斯嚇了一跳,知道自己徹底暴露了,想也不想抬起手右手,幻化成一個喇叭形態,一道聲波轟出。

    因為距離太近,大祭司根本無法躲避,正好被轟了個正著,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墻壁上,然后滑落下來,昏迷過去。

    雖然把大祭司打昏了,但是尤利西斯臉上沒有絲毫喜色,他知道接下來才是關鍵。

    尤利西斯別提多郁悶了,明明很簡單的事情,一直都很順利,只要挖掘到足夠的心型草藥,然后偷偷的潛出瓦坎達,就給楊簡就萬事大吉,可沒想到在最后時刻出了意外。

    尤利西斯顧不得繼續挖掘心型草藥,把集裝箱門關好,按了一下后面的按鈕,縮成膠囊收了起來就往外跑,同時腦筋急轉思考著退路。

    很快尤利西斯就想到了辦法,在奔跑過程中,外貌開始再次變換起來,很快就變成了大祭司的模樣,同時一條腿開始流血跑,奔跑起來變得一瘸一拐的。

    在距離大門還有四五十米的時候,四名持槍的戰士闖了進來,正是之前守門的四名護衛,其中一名女性護衛看到一瘸一拐跑過來的大祭司,連忙上前把大扶住。

    “大祭司,怎么回事?為什么您發出了警報?”

    尤利西斯偽裝的大祭司裝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國王是假的,有人偽裝成了某國王的模樣,竊取心型草藥,可被我發現異常后想要殺人滅口,現在就在里面,你們快去把他捉住。”

    除了那名扶著大祭司的那名護衛,另外三人立刻沖向黑豹女神圣所深處,捉拿偽裝成國王的盜竊者。

    原地只留下大祭司和保護他的女護衛,那名女護衛一臉焦急的看著同伴離去的方向,心中著切,卻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大祭司慢慢的抬起了手掌,一個小孔出現在掌心,慢慢的移動到她的耳邊,音波脈沖直接轟在她的耳神經處。

    女護衛只覺得全身一僵,無力的摔倒在地上,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眼前的大祭司是假的,努力掙扎著想要起身,可是卻身體根本不聽指揮,借著后腦勺上重重受了一擊,抽搐著昏迷過去。

    尤利西斯做完這一切之后,迅速跑出圣所,然后身形再次變換,變成另外一名瓦坎達戰士的模樣,然后一個方向急奔過去。

    尤利西斯并沒有向王宮外面逃跑,而是向著之前關押他的監獄方向而去,他的想法很簡單,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安全,他越獄的事情根本沒有人知道,誰會想到一直被關押著的人會是這次盜取震金和心形草藥的兇手呢?

    黑豹女神圣所內的三名護衛這時候也發現了躺在地上昏迷過去大祭司,頓時明白之前的大祭司是假的,他們被騙了,轉身往外跑,可是卻只在大門處發現了昏迷過去的個伙伴,頓時氣的怒吼不止。

    越來越多的瓦坎達戰士匯聚過來,把黑豹女神圣所圍的水泄不通,可是這又有什么用呢?不見兇手的蹤影。

    在沒有人發現的情況下,尤利西斯已經回到監獄,把萬能膠囊取出來,一顆一顆的丟入口中吞入腹中,尤利西斯現在是半人半機器形態,肚子里多了幾個膠囊沒有絲毫問題,隨時都能夠取出來。

    當國王得知消息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黑豹女神圣所,可是看到的卻只有昏迷過去的大祭司和一名女護衛,以及被挖掉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心形草藥苗鋪。

    老國王去差點氣瘋了,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又出了問題,立刻讓人全力把瓦坎達王宮上方的防護罩開啟到最大,天空都被染成了淡藍色,這種情況就算是只蒼蠅也別想飛出去。

    老國王松了口氣,有了這防護罩,盜竊者無論如何也逃不出去,只要慢慢的搜查一定能夠找到兇手。

    只是老國王還沒有放松多久,一個消息又又有一個壞消息傳來,差點讓他崩潰,倉庫中儲存的震金也是失竊了,被人偷走了近一半。

    當老國王審問負責看守倉庫的護衛,問他有誰進入倉庫時,那護衛支支吾吾的不肯說,最后被逼急了才說了一句:陛下,唯一進入倉庫的只有你呀!
扑克牌梦幻怎么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