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大王有命 > 第130章 約展
    “我要睡覺了!你二位怎么不出去旅游去?我不說了讓你們每個月去玩一回么?老房子租出去了那租金就別存著了,花了花了,支援國家第三產業發展,對,就是這樣,實在不行你們就跟那個旅行團,嗯,別揀便宜的,那都是坑人的!”

    好不容易放下電話,這一頭,我怎么沒汗啊!

    再扭頭看艾拉,一臉笑意。

    “艾拉,唉,怎么說呢!你是很難理解的,畢竟你只是個智能機器。”

    “這個你錯了,你們文明在什么階段我清楚的很,”艾拉淡淡一笑,“不錯,小保你其實確是個好孩子,百行孝為先嘛!”

    “你這都知道?”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網絡上什么都有,就是因為得把這些資料中有用的部分分解出來,我花了大量精力和能量。”

    “唉!那是夠辛苦的!”

    早上九點半,安德魯打電話過來,說“不知怎么地”,黃保擁有中西兩大師交鋒之作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

    于是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秋季展覽想加入這兩組畫。

    富國方面當然沒什么意見,但還是要征得畫主的同意。合同里可是說好了要你們妥善保管,不是說我抵押了你就可以把它拿去當屁墊墻畫隨便用的。

    這可是稀世之作,佳士得和富國都明白這一點,而且這個對他們的好處也是巨大而明顯,從現在佳士得與黃保的關系來看,一旦黃保要出手這兩組畫,那佳士得肯定是第一選擇。

    而富國銀行,無論是抵押業務的收益還是拍賣過程的資金走賬,那都是自己盤里的菜。

    所以要把這畫運作得好,管理得好也是要花費他們一番心思的。同在紐約這個城市,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和這兩家公司那都是戰略合作伙伴,很多拍品就是先到大都會鍍成金色再回到拍行,拍完之后又會再去示眾以提升價值。

    還不知怎么地?

    上流社會的人啊!你們是被記者玩壞了吧?

    在電話里都一句實話沒有,我他么用椅子想都知道是你們往外吹的風,你,安德魯,你老大,紀勒,老畢就不說了,陳文放這里沒他什么事,你們幾位哪個身上沒掛著十幾家媒體?平時玩多少潛規則都無所謂,要的就是關鍵時候能幫說我想說的。

    黃保嘆了口氣,就是那個什么紐約大都會是個什么東東啊?我有點不太認識。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你居然不知道?那是美國最大的藝術博物館啊!你來紐約這么長時間都沒了解一下??就在5號大道上的82號大街,在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對面。占地面積13萬平方米,它可是與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法國巴黎的盧浮宮、俄羅斯圣彼得堡的艾爾米塔什博物館齊名的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共收藏有300多萬件展品。嗯,我想想,現在應該算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型博物館,比你故宮博物館展出面積大多了!!”

    安德魯在對面一陣激動,然后巴拉巴拉科普模式開啟。

    “得了,你是小魔仙啊!巴拉巴拉!說重點!”

    黃保怒了,欺負我沒文化沒內涵是不是?我了個去,我們大故宮是你們能小看的,不能忍了!

    “就是我們的計劃,第一步就是要先把你之前那兩組畫先進行公開展示,然后炒熱,接下來再放出風聲我們找到了畢加索作品下隱藏了另一幅世界名畫,然后……你沒看我發給你的計劃綱要么?”

    “有么?什么綱什么要?”我就知道你們幾位藥不能停啊!

    安德魯真是恨鐵不成鋼,別人都忙昏頭了,你還在……你在干嘛?我還真不知道,應該在吃飯?還是剛吃完飯?要不就是馬上要吃飯?

    “昨天晚上我和紀勒親自寫的,熬夜到兩點,你沒看我發的朋友圈?”

    “不是說這段時間不能發朋友圈么?我就干脆把微信給刪了!”

    “我了個去!算了,我一會過來,這事得面談。”

    “別叫陳文放啊!”黃保趕緊說。

    “怎么了?要把他踢出去?”

    “不是,我就覺得這事吧,他最多是個敲邊鼓打圍鑼的,決策層沒他的位置啊!”

    “太對了,我早就想這么說了,就是以為你和他有什么特別的關系。回回他都曬在你那吃早飯的圖片,我還以為他住你那。”

    “他也就是大早趕來混飯的,”黃保不客氣地說道,“來我這就為了弄了塊大石頭回去整他那個十億的盤子,這不石頭沒弄著么。”

    “我早看出來了,他就是個純混飯的!行,不說了,我一會就到。”

    電話那頭直接掛了。

    黃保看著手機,九點四十分,你過來再聊一個鐘頭,這也是飯點啊!

    你還說陳文放是混吃混喝。

    陳文放還是在十點前來了,提著個行李箱,他是來告別的,今天午飯就不吃了,早上吃得太飽還打了包,說飛機餐太難吃。

    下午的飛機去香江,北面那些貨都收下來了,接著一大堆事等著他回去定呢,比如說這次他雖然沒拍到那塊金絲玉,但這塊二十多億港幣的石頭拍賣出去的新聞已經在全世界各大媒體上引起轟動。

    這其中幾家合力推動金絲玉這個市場價格的勢頭連傻子都看得出來。甚至陳文放在產地收購的那些玉還在車上就有人要收購。

    投了一個億美金,現在至少值一億五,這漲得真快啊,世界太美好了,大家錢真多啊!

    當然陳文放是不會現在出手的,這個價格應該還有兩到十倍的空間,那就看接下來大家怎么運作了,大家開槳劃大船嘛!

    安德魯已經完成他的任務,接下來,在香江的拍賣市場上,還將有一系列的金絲玉好料要有節奏地上拍,這就要有很細致的工作做了,陳文放有點不放心他的助理。

    而且這批石頭什么個樣子他也應該回去好好看看,之前他的助理發來的都是些照片,這肯定沒有親眼見的真實。

    不說了,十億美金向他招手,現在就連達芬奇名畫的吸引力也小了一些,畢竟這畫不是他的。再說真要到二次紀錄片開拍,自己還可以飛回來嘛!

    臨走時還握著黃保的手:“我一定會回來的!”

    滾吧你個灰太狼!黃保一腳把這家伙踹進電梯。

    陳文放走了,黃保是小小地松了口氣,上回自我提升感覺還沒到位,就因為有這么個不長眼的天天跟眼前晃著,真是身高長不了逼格環比也下降不少。

    黃保就沒想過當時要真的一下高個四公分自個不但白襪子,連腿都得走光。

    正準備跟艾拉說聲再給提升點高度,下面電話就來了。

    我了個去,安德魯,指定是他!

    安德魯來得還是那么快,根本一點客氣都沒有,進門就說:“小保,早點開飯吧,我早上就喝了杯咖啡,現在胃都快穿孔了!”

    黃保是拿這幾位真沒辦法。打了個響指,服務生利索地去安排早午飯。

    等菜上來,這位已經洗好手扎好圍嘴坐在對面等著分菜了。

    “吃飯不積極身體出問題!”安德魯嘟嚷著準備開動。

    黃保反正也不關心他有什么可說的,估計就是來混吃混喝,自個兒在網站上打賞看得順眼的作者,今天的十千萬打賞指標還沒用完呢!

    服務生來得也不慢,餐車滿當當地推了進來,先上個中式的八冷八熱兩主食,餃子和包子。

    然后才是總統套餐大烤魷魚卷啥的。

    安德魯先挑著好吃的一頓海塞混個半飽,又讓服務生拿瓶波爾多紅酒準備正式開吃。

    “你那個計劃是什么?”黃保頭也不抬地問。

    “就是剛才和你說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把你之前那兩組畫先進行公開展示,然后炒熱,接下來再放出風聲我們找到了畢加索作品下隱藏了另一幅世界名畫,然后看情況再定下一步怎么推!”安德魯邊嚼著一塊小牛眼肉邊說。

    “哦,第一步就是要先把我之前那兩組畫先進行公開展示,然后炒熱,接下來再放出風聲我們找到了畢加索作品下隱藏了另一幅世界名畫,然后定下一步計劃!是吧?”黃保抬起頭,瞪著對面。

    “沒錯!”安德魯目光留在服務生手中的紅酒瓶上,“行,倒吧!”

    “那你電話里不是已經說完了么?非得上我這說最后幾個字?”黃保這個氣啊!我怎么就沒看出來你這家伙也是個節操欠費呢?

    “唉,這不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么!”

    “打住,服務生,這幾個菜全部打包讓他帶走!這酒也帶走!”

    “這個牛眼肉再打一份!”安德魯也不客氣。

    黃保這是真沒脾氣了。

    安德魯出門還回頭說了一句:“你抓緊注冊個推特號,別忘了!”

    ……
扑克牌梦幻怎么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