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小說 > 無恥術士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半個熟人
    消息來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昨天夜里還是風平浪靜,今天早上伴隨著人們的口口相傳,再加上有心人的煽風點火,有關于“老國王遇刺身亡”的情報滿天飛。

    一時間,雪原城人心惶惶。

    而在這種時刻,雪原城城主司湯達竟然公然站出來,宣稱要獨立,并且支持冰風領的領主伊芙琳成為東部王國的女王!

    司湯達的理由也非常勁爆:他告知世人,伊芙琳乃是凱撒帝國的正統后裔,在即將到來的亂世之中,只有戰神凱撒,才能庇佑他的子民們,最終殺出一條血路。

    這個消息目前還屬于小道消息在傳播,人們不太相信向來穩健的司湯達會在這種時候突然變得狂浪起來——在局勢還不穩定的情況下第一個站出來,有時候可能會起到號召的效果,但更多的時候會被槍打出頭鳥。

    無論如何,今日的雪原城局勢顯得緊張了很多,大街上的人明顯少了,人們在各種場所里低聲議論。

    唯一不變的,似乎只有到處布道的藍衣教成員們了。

    他們仍然笑容可掬地向路人講述冰雪女神和霜巨人的兄妹情誼,然后傳播女神的偉岸榮光和霜巨人的英雄歷史。

    東部王國的劇變似乎和他們無關。

    ……

    “可以確定嗎?”徐楠眉頭緊皺。

    房間里,坐著忐忑不安的杰洛特,一臉茫然的黑貓,還沒睡醒的秦樂樂……以及剛剛趕回來的葛雷。

    情報剛爆發出來的時候,葛雷就出去尋求驗證了,這會兒既然已經回來了,就說明他已經調查到想要的東西了。

    果不其然,葛雷只是喝了一口紅酒,便嚴肅地點點頭:

    “老國王確實遇刺身亡了,首都那邊亂的很,消息昨天剛剛傳到雪原城,估計這會兒冰風領也有苗頭了。”

    “司湯達的宣言也是真的,這家伙恐怕是得了失心瘋,竟然向東部王國各個城邦派送了信使,宣布雪原城的獨立和自己的擁戴意向……這完全是不可思議的。”

    徐楠有點奇怪。

    雪原城城主這么做,真的只是為了支持伊芙琳嗎?為了支持伊芙琳,不惜把凱撒帝國的消息卷進來。如果是為了伊芙琳好,這個時候低調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

    如同葛雷所言,東部王國的首都這會兒想也不用想恐怕已經開打了,等到其余人打的差不多了,坐擁地利的伊芙琳再跳出來,豈不是更有主動權?

    司湯達這么一搞,根本就是把伊芙琳放在火盆子上炙烤,連回旋的余地都沒有了。

    這會兒他們唯一的優勢或許只有地理了。

    畢竟雪原城和冰風領對于東部王國來說,始終是一塊飛地,首都的王子王女們再怎么不爽,恐怕也要先解決南方的戰事,再來處理這塊飛地。

    按照葛雷的調查和徐楠從民眾口中里套到的消息,司湯達城主應該是一個非常穩重的人,其權力直接由老國王賦予,本身不算貴族,但有軍銜,雪原城的軍隊對他言聽計從。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治理好寒山隘口這塊敏感的領地。

    多年來,他的作風都很低調,怎么會突然跟犯了病似的跳出來堵搶眼呢?

    “不知道伊芙琳現在作何感想……”

    徐楠沒有機會動用漂流瓶,估計伊芙琳也沒時間看紙條了,這會兒多半已經忙得手忙腳亂。

    “司湯達似乎是藍衣教的重要支撐者。”

    葛雷猶豫了一會兒,補充說。

    他是看著徐楠說的。

    其余人都是不明覺厲,唯有徐楠點了點頭。

    他之前拜托葛雷去調查藍衣教的領袖,沒想到這么快就有了眉目。

    “司湯達是藍衣教的人,藍衣教是女神教會內部的異端,卻又不被總部所禁止,冰雪女神想要做什么?”徐楠敏銳地察覺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可惜他們距離首都太遠,這些消息最多對民眾的日常生活起到一些沖擊,暫時還看不到更多的變化來。

    但從長久來看,不論最終是誰登上王座,東部王國這片相對寧靜的土地,恐怕很快就會應該令人恐懼的鐵蹄聲和血雨腥風了。

    戰爭。

    徐楠默念著這個詞匯,一行人下樓吃飯。

    砂齒旅店提供的午餐相當不錯,面包的質地柔軟,湯料明顯加了一些不知名的野果,雖然沒有濃郁的奶油,但口感仍然是上佳,至于烤小牛肉和烤豬肉,則更是一絕。

    沒想到奎爾拉斯挑旅店還挺有一手的。

    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們沒有上樓,而是選擇在大廳里等待奎爾拉斯。按照后者的說法,今天就是動手的日子,不知道老國王遇刺的消息是否會影響計劃。

    秦樂樂跑去地下室打臺球了,杰洛特則是趴著桌子開始小瞇一會兒,而那只黑貓,從早上看到他開始,這廝就一副癡呆的樣子,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刺激。

    徐楠百無聊賴地在旅店角落里坐著。

    往來的人很少,要么是路過的住客,要么就是旅店的供應商。

    下午三點的時候,大廳里的氣氛終于產生了些許的變化。

    一群穿著樸素的人走了進來,撲面而來的是山野的氣息。

    “暗月德魯伊?”徐楠饒有興趣地抬起眼皮。

    通過他們的徽章不難確定,這些德魯伊和他在補給小鎮上看到的人應該是同一個來歷;只不過他們所屬的組織可能不太一樣,徐楠敏銳地注意到了徽章外沿的顏色區別。

    暗月德魯伊內部也有派系嗎?

    他這么想著的時候,這六七個德魯伊已經低聲和老板商談完畢,快速上樓。

    看樣子他們沒有在大廳里逗留的打算。

    徐楠觀察了一會兒,本能地覺得事情有點過于巧合了。暗月德魯伊沒有特殊情況從不進城,這會兒居然出現了六七個德魯伊在旅店里,他們的目標是什么?

    他剛想做點什么,背后忽然傳來了一陣如水滴落下般的寒意。

    那一瞬間,徐楠的反應快的驚人,他沒有往后看,而是猛地往前騰躍,罕見地直接啟動了天啟形態!

    但這天啟形態僅僅維持不到半秒就被徐楠迅速取消掉了——他現在的天啟之力用一點少一點,不是最關鍵的時候,可經不起浪費。

    而之所以迅速選擇關掉,還是因為他看清了來人居然算是半個熟人!

    對方似乎有些意外,她看著徐楠,眼神深邃:

    “實力提升了不少啊,不愧是我兒子。”

    徐楠干笑一聲:“宋姐,別來無恙。”

    他不敢叫阿姨,怕被胖揍。

    眼前的人,赫然是宋小城的母親,當初被徐楠用不穩定的傳送門送到異界的宋英,兩人之前在萊爾斯平原的戰役之中也碰過面。當時徐楠冒充宋小城的名字被她識破,也不怪她今兒一見面就占徐楠便宜。

    宋小城母子倆都不簡單,特別是這個宋英,當初肯放棄一切只為了去異界,其實力也是深不可測,深受伊芙琳的器重……

    伊芙琳的器重?

    徐楠猛地反應過來:“伊芙琳說的那個高手?”

    “就是我。”宋英沒有客氣,直接坐在徐楠的桌子旁,抓起一碟烤肉就開始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她看上去餓了很久,很快的,一碟烤肉直接被清空了。

    她不動聲色地看著徐楠。

    徐楠很上道地又喊了兩盆烤肉。

    宋英的實力大約逼近了傳奇,才會給他這么強的壓迫感,剛剛她只是在他身后,就逼得徐楠不由自主地啟動了天啟形態,或許她只是想跟徐楠開個玩笑。

    但她的實力真的很強。

    在地球人中,僅次于路紅紅,可能比阿坤都強!

    這是徐楠心里的評價。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余光里忽然注意到宋英手腕上若隱若現的圖案了。

    那是……

    暗月德魯伊!

    “在山里待久了,想吃一頓好的真不容易。”

    宋英有點感慨:“村子里的那些老古板整天吃草,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堅持下來的。”

    “怎么了?奎爾拉斯那老頭呢?”

    徐楠簡單地說了一下現在的情況,宋英沒有多問,她的風格比較干脆,將伊芙琳給她的交接信遞給徐楠驗證了一遍之后,就頗為優雅地坐在那里不說話了。

    她似乎也不太關心宋小城的情況。

    這對反常的母子,徐楠也不想過多地插手他們的生活。伊芙琳既然肯在這種事情上派她過來,自然是相信她的人品和能力。

    只是暗月德魯伊的身份,實在令人有些好奇。

    徐楠之前以為她是盜賊或者某種強力近戰職業呢。

    似乎是猜到了徐楠心中所想,宋英忽然開口道:

    “德魯伊之中,也有精通刺殺的人。”

    徐楠微微頷首,他沉吟片刻:

    “早兩天的時候,我在塔倫村看到兩個小隊的暗月德魯伊,往狂暴海的方向去了。”

    宋英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嘴角露出嘲諷之色:

    “他們還是不死心。”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大廳里的氣氛尷尬無比,搞得徐楠坐立不安,一會兒就跑去和秦樂樂打臺球了,弄得秦樂樂眼淚汪汪,以為徐楠不舍得自己一個人在下面無聊,特意下來陪她……

    宋英的身上有一種壓抑的氣質,讓人不得不敬畏。

    連羅恩術士的血脈都無法豁免。

    這種氣質,和暗月德魯伊的職業無關,徐楠隱隱約約地嗅到了恐懼的味道。

    他想到了宋小城的恐懼王座。

    這里面的水肯定很深,但他一點都不想蹚。

    到傍晚的時候,奎爾拉斯終于忙回來了。

    “計劃不變,今晚行動!”

    ……
扑克牌梦幻怎么比大小